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虾蟹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变化特征

陈思 李艺彤 蔡文贵 陈海刚 田斐 张林宝 张喆 郭志勋

引用本文:
Citation:

虾蟹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变化特征

    作者简介: 陈 思 (1994—),女,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海洋生态。E-mail: xiaochensi2@163.com;
    通讯作者: 蔡文贵, cai-wengui@163.com
  • 中图分类号: S 965

Variation characteristics of phytoplankton community in polyculture ponds of Scylla serrata and Penaeus monodon

    Corresponding author: Wengui CAI, cai-wengui@163.com ;
  • CLC number: S 965

  • 摘要: 为摸清锯缘青蟹 (Scylla serrata) 与斑节对虾 (Penaeus monodon) 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种群结构的变化特征,于2018年3—11月对广州市番禺区十六涌3个养殖池塘中的浮游植物开展了逐月调查,并通过冗余分析 (RDA) 探讨了浮游植物与环境因子的相关性。结果表明,养殖池塘中共鉴定出浮游植物29种,主要由硅藻、蓝藻、甲藻、绿藻和裸藻5大门类组成,其中硅藻种类最多 (19种),占浮游植物种类数的65.5%;其次是蓝藻,共5种,占浮游植物种类数17.2%;甲藻3种,绿藻和裸藻各1种。共出现优势种16种,主要为直舟形藻 (Navicula directa)、奇异菱形藻 (Nitzschia paradoxa)、柔弱菱形藻 (Nitzschia delicatissima)、尖布纹藻 (Gyrosigma acuminatum)、大角角藻 (Ceratium macroceros) 和小颤藻 (Oscillatoria tenuis) 等。浮游植物细胞密度变化介于2.56×103~189.2×103个·m−3,Shannon-Weaver多样性指数变化介于0.468~2.597。浮游植物与环境因子相关性RDA结果表明,营养盐、盐度和pH是影响养殖塘浮游植物种群结构的主要环境因子。
  • 图 2  各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种类数的变化趋势

    Figure 2.  Quantitative trends of phytoplankton species in each pond

    图 1  各塘各时间段浮游植物种类组成

    Figure 1.  Phytoplankton species composition in each pond

    图 3  各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细胞密度的变化趋势

    Figure 3.  Monthly variation of cell density for phytoplankton monthly in each pond

    图 4  不同月份浮游植物密度百分比

    Figure 4.  Percentage of phytoplankton cell density in different months

    图 5  养殖池塘中浮游植物多样性指数的逐月变化

    Figure 5.  Biodiversity index of phytoplankton in different months

    图 6  养殖池塘浮游植物与环境因子冗余排序图

    Figure 6.  RDA ordination biplot of phytoplankton species and environmental variables in pond

    图 7  营养盐含量变化图

    Figure 7.  Variation of nutrient content

    表 1  混养池塘浮游植物优势种

    Table 1.  Dominant species of phytoplankton in pond

    优势种
    Dominant species
    3月
    Mar.
    4月
    Apr.
    5月
    May
    6月
    Jun.
    7月
    Jul.
    8月
    Aug.
    10月
    Oct.
    11月
    Nov.
    奇异菱形藻 Nitzschia paradoxa 0.411 0.079
    直舟形藻 Navicula directa 0.336 0.216 0.06
    柔弱菱形藻 Nitzschia delicatissima 0.18 0.528 0.628 0.056 0.221 0.108 0.4 0.085
    近缘斜纹藻 Pleurosigma affine 0.037
    大角角藻 Ceratium macroceros 0.145
    尖布纹藻 Gyrosigma acuminatum 0.445 0.197 0.028 0.026
    小颤藻 Oscillatoria tenuis 0.06 0.134 0.386 0.307
    寒带菱形藻 Nitzschia frigida 0.032
    新月菱形藻 Nitzschia closterium 0.021 0.081 0.101 0.053
    二形栅藻 Scenedesmus dimorphus 0.081 0.127
    梭形裸藻 Euglena acus 0.02
    银灰平裂藻 Merismopedia glauca 0.02
    琼氏圆筛藻 Coscinodiscus jonesianus 0.035
    平滑双眉藻 Amphora lavis 0.028
    伏氏海毛藻 Thalassiothrix frauenfeldii 0.222
    大颤藻 Oscillatoria maxima 0.047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冗余分析中浮游植物代码种类

    Table 2.  Phytoplankton species codes for redundancy analysis

    代码
    Code
    种类
    Species
    代码
    Code
    种类
    Species
    A1 尖布纹藻
    Gyrosigma acuminatum
    A6 中肋骨条藻
    Skeletonema costatum
    A2 柔弱菱形藻
    Nitzschia delicatissima
    A7 洛伦菱形藻
    Nitzschia lorenziana
    A3 直舟形藻
    Navicula directa
    B1 小颤藻
    Oscillatoria tenuis
    A4 奇异菱形藻
    Nitzschia paradoxa
    C1 大角角藻
    Ceratium macroceros
    A5 近缘斜纹藻
    Pleurosigma affine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养殖池塘浮游植物优势种冗余统计分析信息

    Table 3.  Summary statistic for axes of RDA performed on dominant species in pond


    Axe
    总方差
    Total variance
    1234
    特征值 Eigenvalues 0.263 0.180 0.141 0.063 1.000
    种类环境相关性 Species-environment correlations 0.939 0.922 0.963 0.632
    累计变量百分比 Cumulative percentage variance
    种类数据 Species data 26.3 44.3 58.4 64.6
    种类环境相关 Species-environment relation 36.1 60.9 80.3 88.9
    总特征值 Sum of all eigenvalues 1.000
    所有典范特征值 Sum of all canonical eigenvalues 0.727
    下载: 导出CSV
  • [1] 黄建华, 马之明, 周发林, 等. 池塘养殖斑节对虾的生长特性[J]. 渔业科学进展, 2006, 27(1): 14-20. doi: 10.3969/j.issn.1000-7075.2006.01.003
    [2] 张新峰, 王淑生. 黄河三角洲地区罗非鱼与凡纳滨对虾混养技术[J]. 渔业致富指南, 2017(13): 21-22.
    [3] 陈贤龙, 潘雪央. 青蟹与斑节对虾半咸水池塘高效生态混养技术试验[J]. 科学养鱼, 2014(6): 29-31.
    [4] 李贵生, 何建国. 虾蟹混养与病毒病的传播[J]. 暨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与医学版), 2001, 22(3): 101-104.
    [5] 唐娅菲, 王金辉, 程宏, 等. 三沙湾春季浮游植物群落结构及其与环境因子的关系[J]. 上海海洋大学学报, 2018, 27(4): 522-530. doi: 10.12024/jsou.20170802123
    [6] 彭聪聪, 李卓佳, 曹煜成, 等. 虾池浮游微藻的群落结构及其对水环境调控的研究概况[J]. 南方水产科学, 2010, 6(5): 74-80.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10.05.012
    [7] 李喆, 姜作发, 霍堂斌, 等. 黑龙江中游浮游植物多样性动态变化及水质评价[J]. 中国水产科学, 2012, 19(4): 671-678.
    [8] RAVIKUMAR P, MEHMOOD M A, SOMASHEKAR R K. Water quality index to determine the surface water quality of Sankey Tank and Mallathahalli Lake, Bangalore urban district, Karnataka, India[J]. Appl Water Sci, 2013, 3(1): 247-261. doi: 10.1007/s13201-013-0077-2
    [9] 李俊伟, 朱长波, 颉晓勇, 等. 对虾养殖池塘内混养鲻鱼和罗非鱼对水环境及对虾生长的影响[J]. 生态科学, 2015, 34(6): 86-92.
    [10] 孔谦. 凡纳滨对虾与鲻鱼混养中精养池的理化生物因子的研究[D]. 湛江: 广东海洋大学, 2010: 12-13.
    [11] 蔡文贵, 李纯厚, 贾晓平, 等. 粤西海域浮游植物种类的动态变化及多样性[J]. 海洋环境科学, 2003, 22(4): 34-37. doi: 10.3969/j.issn.1007-6336.2003.04.009
    [12] 徐姗楠, 杨玉滔, 粟丽, 等. 珠江口南沙海域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特征[J]. 南方水产科学, 2017, 13(4): 26-33.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4.004
    [13] 马建新, 郑振虎, 李云平, 等. 莱州湾浮游植物分布特征[J]. 海洋湖沼通报, 2002(4): 63-67. doi: 10.3969/j.issn.1003-6482.2002.04.011
    [14] 刘存歧, 孔祥玲, 张治荣, 等. 基于RDA的白洋淀浮游植物群落动态特征分析[J]. 河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6, 36(3): 278-285.
    [15] 任辉, 田恬, 杨宇峰, 等. 珠江口南沙河涌浮游植物群落结构时空变化及其与环境因子的关系[J]. 生态学报, 2017, 37(22): 7729-7740.
    [16] 王敏, 张建云, 陈求稳, 等. 太湖西北湖区2003-2012年间氮磷浓度及浮游植物主要类群变化趋势分析[J]. 生态学报, 2019, 39(1): 164-172.
    [17] 李由明, 黄翔鹄, 李晓梅. 凡纳滨对虾养殖水体中浮游植物群落的组成分析[J]. 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学报, 2012, 19(5): 42-45.
    [18] 胡晓娟, 李卓佳, 曹煜成, 等. 强降雨对粤西凡纳滨对虾养殖池塘微生物群落的影响[J]. 中国水产科学, 2010, 17(5): 987-995.
    [19] TEELING H, FUCHS B M, BECHER D, et al. Substrate-Controlled Succession of marine bacterioplankton populations induced by a phytoplankton bloom[J]. Science, 2012, 336(6081): 608-611. doi: 10.1126/science.1218344
    [20] BURFORD M A, WILLIAMS K C. The fate of nitrogenous waste from shrimp feeding[J]. Aquaculture, 2001, 198(1/2): 0-93.
    [21] 李志斐, 李家磊, 王金林, 等. 混养鲮对凡纳滨对虾养殖池塘浮游生物群落结构的影响[J]. 河南农业科学, 2018, 47(1): 126-133.
    [22] 申玉春, 齐明, 朱春华, 等. 凡纳滨对虾不同生长阶段食物组成结构的研究[J]. 广东海洋大学学报, 2010, 30(1): 48-53.
    [23] 查广才, 周昌清. 恶劣天气对凡纳滨对虾低盐度养殖水体的影响[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06, 19(4): 414-418.
    [24] 郭永坚, 朱长波, 阴晓丽, 等. 凡纳滨对虾-鲻网围分隔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特征的研究[J]. 南方水产科学, 2015, 11(1): 45-54.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1.007
    [25] 王旭娜, 江敏, 钟锐, 等. 凡纳滨对虾养殖池塘中浮游植物群落结构与水质因子的关系[J]. 水产学报, 2018, 42(11): 117-133.
    [26] 彭聪聪, 李卓佳, 曹煜成, 等. 凡纳滨对虾半集约化养殖池塘浮游微藻优势种变动规律及其对养殖环境的影响[J]. 海洋环境科学, 2011, 30(2): 193-198. doi: 10.3969/j.issn.1007-6336.2011.02.010
    [27] 何京, 陈晨, 王一农, 等. 凡纳滨对虾设施养殖池塘浮游生物群落结构及多样性研究[J]. 生物学杂志, 2015(3): 62-66.
    [28] 吴斌, 廖思明. 广西北海凡纳滨对虾养殖池塘中微型藻类组成调查[J]. 广西科学, 2008, 15(4): 452-455. doi: 10.3969/j.issn.1005-9164.2008.04.034
    [29] 谢立民, 林小涛, 许忠能, 等. 不同类型虾池的理化因子及浮游植物群落的调查[J]. 生态科学, 2003, 22(1): 34-37. doi: 10.3969/j.issn.1008-8873.2003.01.009
    [30] 周晴, 陈柏娟, 娄方瑞, 等. 岩滩水库浮游植物多样性与环境因子的灰色关联性分析[J]. 广东农业科学, 2015, 42(3): 140-146, 152. doi: 10.3969/j.issn.1004-874X.2015.03.030
    [31] 武秀国, 苏彦平, 陈修报, 等. 不同养殖类型池塘藻类群落特征[J]. 江苏农业科学, 2015, 43(1): 227-230.
    [32] 宋庆洋, 米武娟, 王斌梁, 等. 稻虾共作水体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特征分析[J]. 水生生物学报, 2019, 43(2): 187-194.
  • [1] 吕少梁王学锋曾嘉维陈海刚王力飞贾晓平 . 防城港海域浮游植物群落结构及其环境适应性.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4.003
    [2] 龚玉艳肖雅元徐姗楠刘永杨玉滔黄梓荣李纯厚 . 海陵湾浮游动物群落结构及其与主要环境因子的关系.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12131/20180220
    [3] 吴风霞黄洪辉戴明谭烨辉齐占会张文博 . 大鹏澳浮游纤毛虫群落与环境因子间的关系.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1.001
    [4] 覃雪波 . 基于灰色关联的寒区湿地春夏季浮游植物数量与环境因子关系.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09.01.003
    [5] 李鑫赖子尼杨婉玲王超 . 基于环境因子和浮游植物的珠三角河网水质评价.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12131/20190020
    [6] 徐姗楠杨玉滔粟丽龚玉艳陈作志 . 珠江口南沙海域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4.004
    [7] 孙晓庆董树刚 . 沙埕港春季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初步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8] 王文杰陈丕茂袁华荣冯雪张露龙鑫玲陈文静李丹丹 . 粤东柘林湾甲壳类群落结构季节变化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8.03.004
    [9] 张迎秋黄稻田李新辉刘乾甫李捷李跃飞杨计平朱书礼 . 西江鱼类群落结构和环境影响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12131/20190142
    [10] 郭永坚朱长波阴晓丽李俊伟颉晓勇陈素文罗昭林 . 凡纳滨对虾-鲻网围分隔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特征的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1.007
    [11] 廖秀丽陈丕茂马胜伟陈海刚 . 大亚湾杨梅坑海域投礁前后浮游植物群落结构及其与环境因子的关系.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3.05.017
    [12] 戴明巩秀玉刘华雪廖秀丽齐占会黄洪辉 , . 2013 年春季南沙海域不同水团中网采浮游植物群落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5.005
    [13] 粟丽黄梓荣陈作志 . 水东湾春、秋季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4.004
    [14] 武宇辉王庆魏南刘之威欧林坚杨宇峰 . 不同鲍养殖模式下浮游植物群落结构与水质特征的比较.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6.009
    [15] 袁梦陈作志张俊江艳娥汤勇徐姗楠 . 南海北部陆坡海域中层渔业生物群落结构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8.01.011
    [16] 陈梓林李纯厚肖雅元刘永林琳王九江全秋梅 . 江门近岸海域大型底栖动物群落结构的分布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12131/20190248
    [17] 彭聪聪李卓佳曹煜成刘孝竹胡晓娟 . 虾池浮游微藻的群落结构及其对水环境调控的研究概况.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10.05.012
    [18] 郭永坚罗昭林朱长波李俊伟粟丽郭奕惠 . 水产养殖对流沙湾浮游植物群落特征的影响.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2.008
    [19] 孙晓庆董树刚汤志宏 . 营养盐和光照对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影响. 南方水产科学,
    [20] 陈露李纯厚魏小岚刘永陈作志戴明肖雅元林琳 . 南沙群岛海域夏季氮磷添加模拟实验中浮游植物群落的变化.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5.007
  • 20190233附录1.pdf
  • 加载中
图(7)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479
  • HTML全文浏览量:  292
  • PDF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11-15
  • 录用日期:  2020-01-10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3-17

虾蟹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变化特征

    作者简介:陈 思 (1994—),女,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海洋生态。E-mail: xiaochensi2@163.com
    通讯作者: 蔡文贵, cai-wengui@163.com
  • 1. 上海海洋大学水产与生命学院,上海 201306
  • 2.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广东省渔业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广东 广州 510300

摘要: 为摸清锯缘青蟹 (Scylla serrata) 与斑节对虾 (Penaeus monodon) 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种群结构的变化特征,于2018年3—11月对广州市番禺区十六涌3个养殖池塘中的浮游植物开展了逐月调查,并通过冗余分析 (RDA) 探讨了浮游植物与环境因子的相关性。结果表明,养殖池塘中共鉴定出浮游植物29种,主要由硅藻、蓝藻、甲藻、绿藻和裸藻5大门类组成,其中硅藻种类最多 (19种),占浮游植物种类数的65.5%;其次是蓝藻,共5种,占浮游植物种类数17.2%;甲藻3种,绿藻和裸藻各1种。共出现优势种16种,主要为直舟形藻 (Navicula directa)、奇异菱形藻 (Nitzschia paradoxa)、柔弱菱形藻 (Nitzschia delicatissima)、尖布纹藻 (Gyrosigma acuminatum)、大角角藻 (Ceratium macroceros) 和小颤藻 (Oscillatoria tenuis) 等。浮游植物细胞密度变化介于2.56×103~189.2×103个·m−3,Shannon-Weaver多样性指数变化介于0.468~2.597。浮游植物与环境因子相关性RDA结果表明,营养盐、盐度和pH是影响养殖塘浮游植物种群结构的主要环境因子。

English Abstract

  • 斑节对虾 (Penaeus monodon) 适盐度广、生长迅速、出肉率高,是我国和世界三大主要养殖对虾之一[1]。目前我国斑节对虾的养殖模式主要有池塘高密度养殖、虾蟹混养和虾鱼混养等方式[2]。虾蟹混养是一种高空间利用率、高收益的虾类和蟹类2种不同甲壳动物混合养殖的复合生态养殖模式[3]。蟹类主要是锯缘青蟹 (Scylla serrata),由于蟹类为杂食性,能够摄食病弱或死亡的鱼虾、小型底栖动物等,对于对虾残饵的利用和水质净化有一定作用,可促进养殖塘底层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提高营养物质的利用率[4]。虾蟹混养是一种复合生态养殖模式,因其持续稳定的养殖产量而备受欢迎。

    浮游植物是指在水体中生活的微小植物,大小在几微米和几百微米之间,是水生生态系统中最主要的初级生产者,是食物网的基础[5]。浮游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将水体中无机物转换为有机物,是水体中动物的主要食物来源,并且能够提高养殖水体中溶氧含量、吸收水体中的有害化合物和有毒物质、降低氨氮含量,保持养殖水体的稳定,其群落结构的变化对水生生态系统有着重要的影响,主要包括能量流动、物质循环和信息传递[6]。浮游植物的生长繁殖极易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其对环境条件的变化能够迅速做出响应,因此被视作水生生态系统的重要指示物[7-8]

    浮游植物作为饵料生物的基础,在池塘养殖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与其相关的研究也日益受到重视。李俊伟等[9]研究对虾池塘混养鲻鱼和罗非鱼对水环境及对虾生长的影响,探讨了浮游植物的变化特征;孔谦等[10]也对凡纳滨对虾与鲻鱼混养中精养池的理化因子进行研究。目前有关虾蟹混养的研究较少,特别是针对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研究更是少见报道,本研究对广州市番禺区3个虾蟹混养池塘进行逐月调查,分析和探讨了养殖过程中浮游植物种类组成及其数量变化状况,旨在摸清虾蟹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种群结构特征及其与环境因子的关系,从而为虾蟹混养的健康发展提供理论依据。

    • 在广州市番禺区十六涌选取3个虾蟹混养池塘 (1#、2#、3#),水深2 m,3月初开始投放虾苗,每20天投放1次;4月初开始投放蟹苗,每2个月投放1次。虾蟹分别投放4次,六月初开始捕获虾蟹。2018年3—11月对3个混养池塘进行逐月调查,采集池塘水质样品和浮游植物样品,带回实验室测定和鉴定。

    • 1) 样品采集和保存。采用容积为5 L的有机玻璃采水器,在每个池塘四角和中央采集表层水,用滤膜现场过滤,用玻璃瓶收集适量过滤水保存,带回实验室测定。2) 样品测定。营养盐的分析测定参照国家标准《海洋调查规范2部分:海洋水文观测》 (GB/T 12763.2—2007)、《海洋调查规范第4部分:海洋化学要素观测》 (GB/T12763.4—2007) 和《海洋监测规范第4部分:海水分析》 (GB 17378.4—2007);叶绿素a的分析测定参照《海洋监测规范第7部分:近海污染生态监测和生物监测》 (GB 17378.7—2007) 中规定的方法。

    • 1) 样品采集和保存。在每个池塘四角和中央用5 L采水器各采水样一份,经浮游生物网过滤后混合装入1 L采样瓶,并现场加入适量的5%甲醛溶液固定保存,带回实验室[11]。在实验室静置24 h,弃去上清液,浓缩后于高倍镜下鉴定浮游植物种类,并进行数量分析。2018年9月由于突发事件未采集到样品。2) 样品鉴定。采用显微镜鉴定。浮游植物样品定性分析和种类鉴定方法依据《中国淡水藻类》 (毕列爵,2004)、《中国海藻志》 (郭玉洁,2003)、《中国淡水藻类》 (胡鸿钧,1979)、《中国淡水生物图谱》 (韩茂森,1995)、《环境微生物图谱》 (马放,2010)。在10×40倍光学显微镜下进行,每次取0.1 mL样品放入浮游植物方格计数板计数,观察计数格,每个样品计数2片,2次求平均值作为最终结果,2片计数结果差异不超过15%,若相差较大,则再取一次计数,然后取数值相差较小的2片取平均值,即为浮游植物细胞密度[12]

    • 浮游植物物优势度 (Y) 应用以下公式计算:

      $ Y=\dfrac{{{n_i}}}{N}\times{f_i} $

      式中ni为第i种的个体数;fi是该种在各站中出现的频率;N为所有站每个种出现的总个体数。

      Shannon−Weaver多样性指数的计算公式为:

      $H' = - \sum\limits_{i = 1}^S {{P_i}{{\log }_2}{P_i}} $

      式中H′为种类多样性指数,S为样品中的种类总数,Pi为第i种的个体数与总个体数的比值。

      数据分析、处理以及图表的制作使用Excel 2016、Origin 2017、Canoco 5等软件。

    • 浮游植物调查结果见附录1 (详见http://dx.doi.org/10.12131/20190233的资源附件)。共鉴定出浮游植物5门29种,其中硅藻种类最多 (19种),占浮游植物种类数的65.5%;其次是蓝藻,共5种,占浮游植物种类数17.2%;甲藻3种,绿藻和裸藻各1种。每次采样中各塘浮游植物出现频次最多的有2门5种,其中硅藻门4种,分别为尖布纹藻 (Gyrosigma acuminatum)、新月菱形藻 (Nitzschia closterium)、柔弱菱形藻 (Nitzschia delicatissima) 和直舟形藻 (Navicula directa),出现的频率分别为10、10、22和9;蓝藻门1种,为小颤藻 (Oscillatoria tenuis),出现的频率为10。

      各池塘的浮游植物种类时间上的差异不明显,基本呈先波动下降后小幅度增加的趋势1#塘浮游植物种类数波动较大。各池塘出现种类数最多的月份各不相同 (图2)。其中1#塘出现种类数最多的为5月 (10种);2#塘和3#塘种类数最大值均出现在养殖初期 (分别为6种和8种)。各月份均以硅藻门种类数最多,其次为蓝藻门和甲藻门,绿藻门和裸藻门的种类仅在养殖后期出现。

      图  2  各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种类数的变化趋势

      Figure 2.  Quantitative trends of phytoplankton species in each pond

      图  1  各塘各时间段浮游植物种类组成

      Figure 1.  Phytoplankton species composition in each pond

    • 各池塘浮游植物细胞密度的变化趋势见图3。浮游植物细胞密度的变化介于2.56×103~189.2×103个·m−3,最大值出现在养殖前期的3—4月,最小值在7—8月。1#塘4月细胞密度最大 (124.8×103个·m−3),其次是5月 (52.92×103个·m−3),7月最低 (6.0×103个·m−3);2#塘3月细胞密度最大 (189.2×103个·m−3),其次是4月 (119.6×103个·m−3),8月最低 (2.56×103个·m−3);3#塘3月细胞密度最大 (118.8×103个·m−3),其次是4月 (82.13×103个·m−3),10月最低 (7.2×103个·m−3)。整个调查期间,3个池塘浮游植物细胞密度的最高值或次高值均出现在3—4月,而较低值均出现在7—8月 (图3)。

      图  3  各混养池塘浮游植物细胞密度的变化趋势

      Figure 3.  Monthly variation of cell density for phytoplankton monthly in each pond

      图4可以看出,各次调查浮游植物细胞密度的组成中均以硅藻门占较高的比例,其他4门藻类所占比例相对较低;各养殖池塘各门浮游植物细胞密度所占百分比变化波动不大,同一月份不同养殖塘浮游植物细胞密度存在较大差异。

      图  4  不同月份浮游植物密度百分比

      Figure 4.  Percentage of phytoplankton cell density in different months

    • 各次调查中浮游植物出现的优势种见表1,其中以7月和11月2次调查出现的优势种最多 (均为6种);3月和5月出现的优势种最少 (均为3种)。调查期间各混养池塘出现的优势种有硅藻门的奇异菱形藻、直舟形藻、柔弱菱形藻和尖布纹藻等;甲藻门的大角角藻;蓝藻门的小颤藻。其中柔弱菱形藻在8次调查中均为优势种,尖布纹藻、新月菱形藻和小颤藻在4次调查中为优势种,奇直舟形藻均在3次调查中为优势种,其他优势种在1~2次调查中为当次调查的优势种。由此可以得出,养殖初期优势种主要是硅藻门的种类,养殖中后期蓝藻门的种类优势度逐渐增加,成为优势种。

      优势种
      Dominant species
      3月
      Mar.
      4月
      Apr.
      5月
      May
      6月
      Jun.
      7月
      Jul.
      8月
      Aug.
      10月
      Oct.
      11月
      Nov.
      奇异菱形藻 Nitzschia paradoxa 0.411 0.079
      直舟形藻 Navicula directa 0.336 0.216 0.06
      柔弱菱形藻 Nitzschia delicatissima 0.18 0.528 0.628 0.056 0.221 0.108 0.4 0.085
      近缘斜纹藻 Pleurosigma affine 0.037
      大角角藻 Ceratium macroceros 0.145
      尖布纹藻 Gyrosigma acuminatum 0.445 0.197 0.028 0.026
      小颤藻 Oscillatoria tenuis 0.06 0.134 0.386 0.307
      寒带菱形藻 Nitzschia frigida 0.032
      新月菱形藻 Nitzschia closterium 0.021 0.081 0.101 0.053
      二形栅藻 Scenedesmus dimorphus 0.081 0.127
      梭形裸藻 Euglena acus 0.02
      银灰平裂藻 Merismopedia glauca 0.02
      琼氏圆筛藻 Coscinodiscus jonesianus 0.035
      平滑双眉藻 Amphora lavis 0.028
      伏氏海毛藻 Thalassiothrix frauenfeldii 0.222
      大颤藻 Oscillatoria maxima 0.047

      表 1  混养池塘浮游植物优势种

      Table 1.  Dominant species of phytoplankton in pond

    • 各混养池塘浮游植物多样性指数的变化趋势见图5。调查期间1#塘多样性指数变化介于0.802~2.140,在5月到最高值,其次是3月,最低出现在6月;2#塘多样性指数变化介于0.998~2.247,在11月达到最高值,其次是7月,最低出现在8月;3#塘多样性指数变化介于0.468~2.597,在4月达到最高值,其次是5月,最低出现在6月。

      图  5  养殖池塘中浮游植物多样性指数的逐月变化

      Figure 5.  Biodiversity index of phytoplankton in different months

      各池塘多样性指数的变化趋势各不相同,1#塘4—6月的多样性指数表现为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2#塘3—6月的多样性指数变化幅度较小,7—1月则表现为先上升后下降再上升的趋势;3#塘4—11月的多样性指数表现出先下降后上升的趋势。

      各养殖塘内浮游植物多样性指数总体上表现为养殖前期低养殖后期高。根据马建新[13]浮游植物多样性指数评价标准,1#塘和2#塘全年的生物多样性都处于较好的范围内,3#塘养殖后期生物多样性水平较差 (图5)。

    • 通过对浮游植物数据去趋势分析 (DCA),发现排序轴长为2.561,小于3,浮游植物群落分布更接近线性模型,根据之前学者的研究内容[14-15],本研究选取水温、pH、溶氧 (DO)、总氮 (TN)、盐度、亚硝酸盐 (NO2 -N)、硝酸盐 (NO3 -N)、磷酸盐 (PO4 3−)和铵盐 (NH4 )9种环境因子和主要浮游植物优势种的细胞密度进行冗余分析 (RDA),浮游植物代码和环境因子分见表2表3。养殖池塘浮游植物和环境因子关系的RDA排序图结果见图6。轴1和轴2特征值分别为0.263和0.18,前两个环境因子与物种轴之间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939和0.922,拟合度较好,排序轴可以较好地反映浮游植物优势种和环境因子之间的关系;物种−环境累计百分比分别为36.1%和60.9% (表4)。养殖塘中浮游植物细胞密度主要受到营养盐、盐度和pH环境因子的影响,不同藻类受到环境因子的影响差异显著 (图6)。本次调查中,B1 (小颤藻) 作为蓝藻门的主要优势种,其细胞密度与水温、pH和溶氧成显著正相关,水温和pH的影响较大;A2 (柔弱菱形藻)、A4 (奇异菱形藻)、A3 (直舟形藻) 和A5 (近缘斜纹藻) 的细胞密度和NO2 −N、NH4 、PO4 3−、NO3 -N、TN和盐度呈显著正相关,NO3 -N和盐度对硅藻门影响较大;C1 (大角角藻) 细胞密度与水温和PO4 3−呈显著正相关。

      代码
      Code
      种类
      Species
      代码
      Code
      种类
      Species
      A1 尖布纹藻
      Gyrosigma acuminatum
      A6 中肋骨条藻
      Skeletonema costatum
      A2 柔弱菱形藻
      Nitzschia delicatissima
      A7 洛伦菱形藻
      Nitzschia lorenziana
      A3 直舟形藻
      Navicula directa
      B1 小颤藻
      Oscillatoria tenuis
      A4 奇异菱形藻
      Nitzschia paradoxa
      C1 大角角藻
      Ceratium macroceros
      A5 近缘斜纹藻
      Pleurosigma affine

      表 2  冗余分析中浮游植物代码种类

      Table 2.  Phytoplankton species codes for redundancy analysis


      Axe
      总方差
      Total variance
      1234
      特征值 Eigenvalues 0.263 0.180 0.141 0.063 1.000
      种类环境相关性 Species-environment correlations 0.939 0.922 0.963 0.632
      累计变量百分比 Cumulative percentage variance
      种类数据 Species data 26.3 44.3 58.4 64.6
      种类环境相关 Species-environment relation 36.1 60.9 80.3 88.9
      总特征值 Sum of all eigenvalues 1.000
      所有典范特征值 Sum of all canonical eigenvalues 0.727

      表 3  养殖池塘浮游植物优势种冗余统计分析信息

      Table 3.  Summary statistic for axes of RDA performed on dominant species in pond

      图  6  养殖池塘浮游植物与环境因子冗余排序图

      Figure 6.  RDA ordination biplot of phytoplankton species and environmental variables in pond

    • 本研究表明,养殖塘水体浮游植物细胞密度整体变化规律呈现养殖前期较高,中后期较低的趋势,这与养殖塘水体营养盐含量的变化趋势一致 (图7)。营养盐,尤其是氮、磷含量是影响浮游植物密度的重要因子[16],摄食行为[17]和恶劣天气[18]也会对浮游植物细胞密度产生影响。Teeling等[19]研究表明,浮游植物细胞密度与水体内氮磷含量成正相关关系,在一定范围内且其他影响因子一致的情况下,氮、磷含量越高,浮游植物细胞密度越高,这与本次研究结果相一致。Burford等[20]研究表明,水体中有机氮的主要来源是过剩的饵料和虾类排泄物,大量的有机氮在养殖水体内富集,影响水质情况进而影响对虾正常生长。养殖中后期,浮游植物细胞密度的变化可能与蟹类摄食病弱或死亡的对虾、粪便和残饵有关,蟹类的摄食行为会降低水体内有机氮的含量。李志斐等[21]研究发现鲮 (Cirrhinus molitorella) 和凡纳滨对虾 (Litopenaeus vannamei) 混养后水体内的浮游植物细胞密度也呈现降低的趋势,富营养化程度得到缓解。在虾苗投放到养殖塘前,水体环境相对稳定,浮游植物群落自然演替,藻类群落结构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当虾苗投放到养殖塘中,塘内的理化因子和浮游生物种群都受到影响,从而导致浮游植物细胞密度改变。对虾通过摄食一定数量的浮游动物,间接地影响了浮游植物的群落结构,幼虾还会滤食部分浮游植物,直接影响浮游植物群落[17]。养殖前期,对虾主要以天然饵料如硅藻浮游动物等为主要食物来源,养殖后期人工投放饵料占据虾食的98%[22]。本研究结果显示,养殖后期3个养殖塘浮游植物数量变化基本趋于平缓。查广才等[23]研究发现台风、暴雨、持续高温等恶劣天气会导致养殖水环境不稳定,导致浮游植物细胞密度发生较大波动。此次研究中7—8月浮游植物细胞密度处于较低水平,这可能与华南地区7—8月强降水和台风等恶劣天气有关。

      图  7  营养盐含量变化图

      Figure 7.  Variation of nutrient content

    • 本次研究发现,斑节对虾与锯缘青蟹混养养殖塘浮游植物种类共鉴定出5门29种,硅藻和蓝藻所占比重较大,其他藻类较少。郭永坚等在凡纳滨对虾-鲻 (Mugil cephalus) 混养池塘的研究中鉴定出浮游植物7门65种[24],李志斐等[20]在鲮和凡纳滨对虾混养养殖塘研究中鉴定出浮游植物6门44种,不同水体浮游植物种类数的差异可能跟研究水域及采样时间差异有关[25-27]。本次调查结果显示,不同季节浮游植物种类呈现春秋季>夏季的规律,不同养殖阶段浮游植物优势种不同,养殖初期主要优势种以硅藻为主,养殖中后期优势种逐渐出现了蓝藻门。这可能与养殖后期盐度下降和pH值升高有关。盐度是调节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重要因子,养殖初期盐度较高,优势种以硅藻门为主,如柔弱菱形藻和直舟行藻等;养殖后期盐度下降,蓝藻门种类较多并成为优势种。这与吴斌和廖思明在广西北海凡纳滨对虾养殖池塘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盐度较高的池塘优势种往往是绿藻门和硅藻门,盐度较低的池塘优势种是蓝藻门和甲藻门[28]。谢立民的研究也指出盐度是影响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重要因子,蓝藻门在盐度较低的虾塘中为主要优势种,当盐度较高时,舟行藻等硅藻门为主要优势种[29]。本次调查结果显示,pH的变化介于7.78~9.21,水体一直处于弱碱性,而浮游植物最适合的生长范围为7.75~8.75,过高或过低都会导致浮游植物生物量的减少。pH是由水体内理化因子、浮游生物和养殖物种综合作用的结果,周晴等[30]研究表明,pH高的水体中,蓝藻大量生长繁殖。养殖后期水体内pH上升,蓝藻成为虾塘优势种。浮游植物Shannon-Weaver多样指数变化介于0.802~2.140,不同季节多样性指数变化差异较大,春秋两季处于较高水平,夏季处于较低水平。养殖中后期,蓝藻大量繁殖成为优势种,因此降低了夏季浮游植物的多样性水平,武秀国等[31]和宋庆洋等[32]的研究中也揭示了这一规律。

    • 在虾蟹混养养殖塘调查中,共发现浮游植物29种,其中硅藻门种类占绝对优势,其次是蓝藻门,甲藻门、绿藻门和裸藻门的种类数相对较少,浮游植物多样性存在较大的季节差异。浮游植物种类数总体为养殖初期较多,养殖中后期较少。浮游植物细胞密度在养殖初期 (3—5月) 较高,养殖中后期 (6—11月) 较低。

      浮游植物主要的优势种主要为直舟形藻、奇异菱形藻、柔弱菱形藻、尖布纹藻、大角角藻和小颤藻等。浮游植物多样性指数均处于较高的水平,由此可见其浮游植物群落结构较为稳定。

      营养盐、盐度和pH是影响池塘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的主要环境因子。浮游植物的细胞密度、种类及分布都与环境因子的动态密切相关,环境因子的变动可能会改变养殖塘内浮游植物的群落结构。通过调控环境因子来改善浮游植物的群落结构,从而达到优化养殖环境,保持虾塘内生态系统平衡,增强抗干扰能力,进而提高产量和增加收益的目标。

参考文献 (32)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