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

龙鑫玲 陈丕茂 袁华荣 冯雪 余景 舒黎明 黎小国 陈文静 陈梓聪

引用本文:
Citation: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

    作者简介: 龙鑫玲(1993—),女,硕士研究生,从事海岸带承载力研究。E-mail: 269935422@qq.com;
    通讯作者: 陈丕茂, chenpm@scsfri.ac.cn
  • 中图分类号: X 24

Evaluation on carrying capacity of fishery resource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Corresponding author: Pimao CHEN, chenpm@scsfri.ac.cn ;
  • CLC number: X 24

  • 摘要: 为探究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情况,文章参考《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和国内外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方法,结合大鹏半岛沿岸海域实际情况,构建了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基于2012—2016年每年秋季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数据,采用2016年数据与近3年(2013—2015年)数据比较、2016年数据与近4年(2012—2015年)数据比较2种方法,对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进行评估。结果表明,2种方法所得结果一致,均为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指数呈下降趋势、鱼卵仔稚鱼指数显著下降,渔业资源承载力已临界超载。建议进一步加强海域渔业资源监测调查和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预警,为推进渔业资源修复保护和增殖养护提供技术支持。
  • 图 1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监测调查站位图

    Figure 1.  Survey station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图 2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年际变化

    Figure 2.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in proportion of catch economic specie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图 3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和平均尾数密度年际变化

    Figure 3.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average resource density and average resource mantissa density in catches in coastal waters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图 4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平均营养级指数年际变化与各营养级水平鱼类种类所占比例

    Figure 4.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average trophic index and proportion of various trophic levels fish species of catche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图 5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群落多样性指数年际变化

    Figure 5.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community diversity index of swimming animal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图 6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鱼卵密度和仔稚鱼密度年际变化

    Figure 6.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fish spawn density and larvae and juvenile density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表 1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

    Table 1.  Evaluation system of fishery resources carrying capacity in coastal waters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评价目标
    evaluation target
    一级指标
    primary indicator
    二级指数及其赋值 secondary indicator and assignment
    二级指标
    secondary indicator
    阈值范围
    threshold range
    指示结果
    indicating result
    赋值
    assignment
    FF1ES>10%显著下降1
    5%~10%下降2
    ≤5%基本稳定3
    TCPUE>30%显著下降1
    10%~30%下降2
    ≤10%基本稳定3
    CTL>5%显著下降1
    3%~5%下降2
    ≤3%基本稳定3
    SDI>50%显著下降1
    25%~50%下降2
    ≤25%基本稳定3
    F2FE>30%显著下降1
    10%~30%下降2
    ≤10%基本稳定3
    FL>30%显著下降1
    10%~30%下降2
    ≤10%基本稳定3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指数和鱼卵仔稚鱼指数分级评价标准

    Table 2.  Graded evaluation criteria for swimming animal index, and fish spawn and larvae index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一级指标
    primary indicator
    评价阈值范围
    evaluation threshold range
    评价结果
    evaluation result
    F1F1>2.5基本稳定
    1.5<F1≤2.5呈下降趋势
    F1≤1.5显著下降
    F2F2>2.5基本稳定
    1.5<F2≤2.5呈下降趋势
    F2≤1.5显著下降
    下载: 导出CSV

    表 3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综合承载指数分级评价标准

    Table 3.  Graded evaluation criteria for comprehensive carrying index of fishery resource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评价阈值范围
    evaluation threshold range
    评价结果
    evaluation result
    F>2.5海洋渔业资源可载
    1.5<F≤2.5海洋渔业资源临界超载
    F≤1.5海洋渔业资源超载
    下载: 导出CSV
  • [1] 张露, 袁华荣, 佟飞, 等. 广东深圳大鹏半岛海域秋季渔业资源群落结构分析[J]. 安徽农业科学, 2018, 46(13): 89-93.
    [2] 陈涛, 林金錶, 郭金富, 等. 大亚湾真鲷资源状况研究[J]. 热带海洋学报, 2003, 22(3): 30-35. doi: 10.3969/j.issn.1009-5470.2003.03.005
    [3] 霍军. 近海渔业资源承载力的特征及评估指标体系初探[C]//2009中国海洋论坛论文集. 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 2009: 251-258.
    [4] JENSEN A L. Maximum harvest of a fish population that has the smallest impact on population biomass[J]. Fish Res, 2002, 57(1): 89-91. doi: 10.1016/S0165-7836(01)00337-X
    [5] SHEPHARD S, BROPHY D, REID D G. Can Bottom trawling indirectly diminish carrying capacity in a marine ecosystem?[J]. Mar Biol, 2010, 157(11): 2375-2381. doi: 10.1007/s00227-010-1502-9
    [6] 韩增林, 狄乾斌, 刘锴. 辽宁省海洋水产资源承载力与可持续发展探讨[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03, 20(2): 52-57. doi: 10.3969/j.issn.1005-9857.2003.02.017
    [7] 杨洋, 刘志国, 何彦龙, 等. 基于非平衡产量模型的海洋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估——以浙江省为例[J].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4): 534-539.
    [8] PERRY R I, SCHWEIGERT J F. Primary productivity and the carrying capacity for herring in NE Pacific marine ecosystems[J]. Prog Oceanogr, 2008, 77(2/3): 241-251.
    [9] 叶孙忠, 罗冬莲, 杨芳, 等. 东山湾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及评估[J].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4): 493-498.
    [10] 刘尊雷, 袁兴伟, 杨林林, 等. 基于交通灯方法的小黄鱼资源承载力诊断与评价[J].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4): 521-527.
    [11] 陈丕茂, 袁华荣, 贾晓平, 等. 大亚湾杨梅坑人工鱼礁区渔业资源变动初步研究[J]. 南方水产科学, 2013, 9(5): 100-108.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3.05.016
    [12] 贾春斌, 庄世鹏. 深圳市东部沿海渔业资源现状与评估[J]. 中国水产, 2009(8): 21-23. doi: 10.3969/j.issn.1002-6681.2009.08.013
    [13] 余景, 毛江美, 袁华荣, 等. 深圳鹅公湾水域渔业资源季节变动分析[J]. 南方农业学报, 2017, 48(6): 1106-1112. doi: 10.3969/j.issn.2095-1191.2017.06.27
    [14] 赵漫, 余景, 陈丕茂, 等. 深圳鹅公湾渔业水域生态系统健康状况评价[J]. 南方农业学报, 2016, 47(6): 1025-1031. doi: 10.3969/j:issn.2095-1191.2016.06.1025
    [15]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Z]. 发展规划[2016] 2043号[Z], 2016: 23-25.
    [16] PAULY D, CHRISTENSEN V V, DALSGAARD J, et al. Fishing down marine food webs[J]. Science, 1998, 279(5352): 860-863. doi: 10.1126/science.279.5352.860
    [17] 张其永, 林秋眠, 林尤通, 等. 闽南-台湾浅滩渔场鱼类食物网研究[J]. 海洋学报, 1981, 3(2): 275-290.
    [18] REYNOLDS J F, LUDWIG J A. Statistical ecology: a primer on methods and computing[M]. New York: John Wiley&Sons, 1988: 1-337.
    [19] 夏一璐, 陈琼, 赵荣磊, 等. 伏休前后舟山渔场单拖船低值杂鱼渔获物组成比较分析[J]. 浙江海洋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5, 34(6): 520-525, 558. doi: 10.3969/j.issn.1008-830X.2015.06.004
    [20] 朱国平, 张衡, 王家樵, 等. 大西洋金枪鱼渔业平均营养级的长期变动[J]. 生态科学, 2009, 28(2): 97-101. doi: 10.3969/j.issn.1008-8873.2009.02.001
    [21] 万瑞景, 孙珊. 黄、东海生态系统中鱼卵、仔稚幼鱼种类组成与数量分布[J]. 动物学报, 2006, 52(1): 28-44. doi: 10.3969/j.issn.1674-5507.2006.01.004
    [22] 赵静, 张秀梅, 卞晓东, 等. 年葫芦岛附近海域鱼卵仔稚鱼种类组成与数量分布[J].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1, 41(11): 34-42.
    [23] MOUILLOT D, LAUNE J, TOMASINI J A, et al. Assessment of coastal lagoon quality with taxonomic diversity indices of fish, zoobenthos and macrophyte communities[J]. Hydrobiologia, 2005, 550(1): 121-130. doi: 10.1007/s10750-005-4368-y
    [24] 乔延龙, 林昭进, 邱永松. 北部湾秋、冬季渔业生物群落结构特征的变化[J]. 广西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8, 26(1): 100-104. doi: 10.3969/j.issn.1001-6600.2008.01.025
    [25] 杨正先, 张志锋, 韩建波, 等. 海洋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超载阈值确定方法探讨[J]. 地理科学进展, 2017, 36(3): 313-319.
    [26] 郭建忠, 陈作志, 许友伟, 等. 大亚湾鱼类资源数量的时空分布特征[J].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18, 48(12): 47-55.
    [27] 农业部渔业局. 中国渔业统计年鉴[M]. 北京: 中国农业出版社, 2016: 44-47.
    [28] 孙才志, 曹威威, 肖春柳. 长山群岛海洋渔业资源的平均营养级变化特征[J]. 海洋通报, 2019, 38(1): 87-95.
    [29] 高彦洁, 吕振波, 杨艳艳, 等. 莱州湾春季鱼卵仔稚鱼群落结构和物种多样性[J]. 生态学报, 2016, 36(20): 6565-6573.
    [30] 罗冬莲. 悬浮物对鱼卵仔稚鱼的影响分析及其损失评估——以厦漳跨海大桥工程为例[J]. 海洋通报, 2010, 29(4): 439-443. doi: 10.3969/j.issn.1001-6392.2010.04.015
  • [1] 袁梦汤勇徐姗楠陈作志杨玉滔江艳娥 . 珠江口南沙海域秋季渔业资源群落结构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2.003
    [2] 曾雷陈国宝于杰 . 南澳岛海域渔业资源声学评估与空间分布.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8.02.004
    [3] 李斌陈国宝1郭禹陈作志张俊1王东旭 . 南海中部海域渔业资源时空分布和资源量的水声学评估.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6.04.004
    [4] 晏磊谭永光杨炳忠张鹏李杰杨吝 . 基于张网渔业休渔前后的黄茅海河口渔业资源群落比较.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6.06.001
    [5] 杨吝张旭丰谭永光张鹏 . 南海北部灯光罩网渔获组成及其对渔业资源的影响.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09.04.008
    [6] 蔡研聪徐姗楠陈作志许友伟江艳娥杨长平 . 南海北部近海渔业资源群落结构及其多样性现状.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8.02.002
    [7] 刘莉莉 万荣 王熙杰 王四杰 王云中 . 基于系统动力学模型的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效应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2.01.003
    [8] 王跃中袁蔚文 . 南海北部底拖网渔业资源的数量变动. 南方水产科学,
    [9] 徐海龙谷德贤乔秀亭曹丹丹 . 渤海湾主要渔业资源长度与体质量关系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4.01.009
    [10] 张魁耿平史登福许友伟SHER KHANPanhwar陈作志 . 巴基斯坦海洋渔业资源可捕量评估与开发现状.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12131/20190065
    [11] 苏莹佳陈国宝周艳波马胜伟吴洽儿 . 2015—2017年南海海域伏季休渔制度实施效果评价.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12131/20180149
    [12] 李健生程家骅 . 长江口水域主要渔业生物资源状况的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13] 张俊张鹏陈作志陈国宝张魁许友伟孙铭帅 . 南海外海鲹科鱼类资源量及其分布.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6.04.005
    [14] 江艳娥林昭进黄梓荣 . 南海北部大陆架渔业生物多样性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09.05.006
    [15] 蔡研聪陈作志徐姗楠张魁 . 北部湾二长棘犁齿鲷的时空分布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4.001
    [16] 杨吝张旭丰谭永光张鹏 . 南海北部灯光围网渔获组成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09.06.012
    [17] 张俊陈国宝陈作志于杰范江涛邱永松 . 南沙南部陆架海域渔业资源声学评估.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5.001
    [18] 陈丕茂 . 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效果评估方法的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19] 陈丕茂袁华荣贾晓平秦传新蔡文贵余景舒黎明黎小国周艳波 . 大亚湾杨梅坑人工鱼礁区渔业资源变动初步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3.05.016
    [20] 李寇军邱永松王跃中 . 自然环境变动对北部湾渔业资源的影响. 南方水产科学,
  • 加载中
图(6)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733
  • HTML全文浏览量:  172
  • PDF下载量:  8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1-24
  • 录用日期:  2019-05-07
  • 网络出版日期:  2019-05-20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

    作者简介:龙鑫玲(1993—),女,硕士研究生,从事海岸带承载力研究。E-mail: 269935422@qq.com
    通讯作者: 陈丕茂, chenpm@scsfri.ac.cn
  • 1.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农业农村部南海渔业资源环境科学观测实验站,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海洋牧场技术重点实验室,广东 广州 510300
  • 2. 上海海洋大学海洋科学学院,上海 201306
  • 3. 浙江海洋大学海洋科学与技术学院,浙江 舟山 316022

摘要: 为探究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情况,文章参考《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和国内外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方法,结合大鹏半岛沿岸海域实际情况,构建了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基于2012—2016年每年秋季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数据,采用2016年数据与近3年(2013—2015年)数据比较、2016年数据与近4年(2012—2015年)数据比较2种方法,对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进行评估。结果表明,2种方法所得结果一致,均为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指数呈下降趋势、鱼卵仔稚鱼指数显著下降,渔业资源承载力已临界超载。建议进一步加强海域渔业资源监测调查和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预警,为推进渔业资源修复保护和增殖养护提供技术支持。

English Abstract

  • 深圳大鹏半岛位于广东省深圳市东南部,三面环海,西临大鹏湾,东靠大亚湾,岛岸线长133.2 km,轮廓曲折,地形多变[1]。大鹏半岛沿岸海域自然条件优越,是多种南海经济鱼类产卵场、索饵场[2]。随着经济社会高速发展,人类活动对近岸海域的影响加剧,大鹏半岛海域渔业资源量下降且衰退明显。

    渔业资源承载力是指在一定时期、一定空间海域范围内和一定技术水平条件下,以保持海洋生态系统平衡和保障人们生活水平为前提,以沿海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为目标,近海渔业资源所能够承载的人口数量和临海产业规模的阈值[3]。渔业资源承载力是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评价的重要依据和前提条件。目前,国内外对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估尚处于探索阶段[4-7]。Perry等[8]用剩余产量模型研究太平洋鲱鱼承载力及其与初级生产力的关系;霍军[3]对近海渔业资源承载力的概念、特征和评价指标体系进行阐述与研究,并建立了近海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估指标体系;叶孙忠等[9]构建了福建东山湾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评估海洋渔业资源承载力状况;刘尊雷等[10]利用交通灯法诊断和评价东海小黄鱼资源承载力。已有的大鹏半岛海域相关渔业资源研究多为资源调查、群落结构分析和海域生态系统健康状况评价等内容[1,11-14],有关其渔业资源承载力的研究尚未有公开报道。

    本文参考国内外关于渔业资源承载力的研究方法和成果,结合大鹏半岛沿岸海域实际情况,构建了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并对其渔业资源承载力进行评估,以期为大鹏半岛社会、经济发展和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提供参考。

    • 本研究数据来源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于2012—2016年每年秋季(11月)对大鹏半岛沿岸海域开展的渔业资源监测调查,各次调查内容均包括水质、沉积物、浮游植物、浮游动物、底栖生物、鱼卵和仔稚鱼、游泳动物,调查站位见图1。参考《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发展规划〔2016〕2043号)[15]和叶孙忠等[9]评价渔业资源承载力所需数据,选取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所得游泳动物和鱼卵、仔稚鱼种类、尾数、质量、资源密度等数据。相关鱼类营养级数据来源于FishBase数据库。

      图  1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监测调查站位图

      Figure 1.  Survey station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 参考《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15]中海洋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和叶孙忠等[9]构建的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体系,本研究选取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渔获物营养级状况、群落多样性指数、鱼卵密度和仔稚鱼密度作为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

    • 1) 游泳动物指数(F1)计算 ① 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变化指数(ES)[15]

      $ ES = \Delta ES/E{S_A} $

      $ \Delta ES = \left| {E{S_N} - E{S_A}} \right| $

      ES为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的变化幅度,ESA为近3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渔获物中经济种类比例的平均值,ESN为评价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渔获物中经济种类比例。

      ② 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变化指数(TCPUE)[9]

      $ {T_{{\rm{CPUE}}}} = \left( {{W_{{\rm{CPUE}}}} + {N_{{\rm{CPUE}}}}} \right)/2 $

      WCPUE为评价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渔获重量平均资源密度指数与近3年渔获重量平均资源密度指数平均值变化率,NCPUE为评价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渔获量平均资源密度指数与近3年渔获数量平均资源密度指数平均值变化率。

      ③ 渔获物营养级变化指数(CTL)[15-16]

      $ CTL = \Delta TL/T{L_A} $

      $ \Delta TL = \left| {T{L_N} - T{L_A}} \right| $

      $ TL = \displaystyle\frac{{\displaystyle\sum\limits_{i = 1}^n {T{L_i} \cdot {Y_i}} }}{{\displaystyle\sum\limits_{i = 1}^n {{Y_i}} }} $

      TL为平均营养级指数变化幅度,TLA为近3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鱼类平均营养级指数的平均值,TLN为评价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鱼类平均营养级指数,TL为某一年度海域平均营养级指数,TLi为某一年度第i种鱼类的营养级,Yi为某一年度海域捕捞的第i种鱼类渔获量。

      按照鱼类营养级分类,营养级介于1.4~1.9为杂食性鱼类,营养级介于2.0~2.8为低级肉食性鱼类,营养级介于2.9~3.4为中级肉食性鱼类,营养级大于3.5为高级肉食性鱼类[17]

      ④ 群落多样性变化指数(SDI)[15,18]

      $ SDI = \Delta H'/{H'_A} $

      $ \Delta H' = \left| {{H_N^{'}} - {H_A^{'}}} \right| $

      $ H' = - \sum\limits_{i = 1}^S {{P_i}{{\log }_2}{P_i}} $

      H′为群落多样性指数变化幅度,$ H_A^{'}$为近3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的群落多样性指数的平均值,$H_N^{'} $为评价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的群落多样性指数,H′为某一年度群落多样性指数,Pi为某一年度第i种的个体数与总个体数的比值,S为某一年度样品中的种类总数。

      ⑤ 游泳动物指数(F1)[15]

      $ {F_1} = \left( {ES + {T_{{\rm{CPUE}}}} + CTL + SDI} \right)/4 $

      2) 鱼卵仔稚鱼指数(F2)计算 ① 鱼卵密度指数(FE)[15]

      $ FE = \Delta FE/F{E_A} $

      $ \Delta FE = |F{E_A} - F{E_N}| $

      FE为鱼卵密度变化幅度,FEA为近3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的鱼卵平均密度的平均值,FEN为评价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的鱼卵平均密度。

      ② 仔稚鱼密度指数(FL)[15]

      $ FL = \Delta FL/F{L_A} $

      $ \Delta FL = |F{L_A} - F{L_N}| $

      FL为仔稚鱼密度变化幅度,FLA为近3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的仔稚鱼平均密度的平均值,FLN为评价年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的仔稚鱼平均密度。

      ③ 鱼卵仔稚鱼指数(F2)[15]

      $ {F_2} = FE \times 0.2 + FL \times 0.8 $

    • $ F = {F_1} \times 0.6 + {F_2} \times 0.4 $

      《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15]中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采用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数据与近3年数据比较法,为了解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数据与近3年数据和近4年数据比较所得结果的差异性,增加结果可靠性,本研究采用2016年数据与近3年(2013—2015年)数据比较、2016年数据与近4年(2012—2015年)数据比较, 2种方法对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进行评估。

    • 根据所选取的评价指标,参考叶孙忠等[9]和《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15]中海洋渔业资源评价方法、赋值和权重,构建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表1)。根据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指数(F1)和鱼卵仔稚鱼指数(F2)分级评价标准,对F1F2进行分级(表2);根据渔业资源综合承载指数,将评价结果划分为可载、临界超载和超载3个等级(表3)。

      评价目标
      evaluation target
      一级指标
      primary indicator
      二级指数及其赋值 secondary indicator and assignment
      二级指标
      secondary indicator
      阈值范围
      threshold range
      指示结果
      indicating result
      赋值
      assignment
      FF1ES>10%显著下降1
      5%~10%下降2
      ≤5%基本稳定3
      TCPUE>30%显著下降1
      10%~30%下降2
      ≤10%基本稳定3
      CTL>5%显著下降1
      3%~5%下降2
      ≤3%基本稳定3
      SDI>50%显著下降1
      25%~50%下降2
      ≤25%基本稳定3
      F2FE>30%显著下降1
      10%~30%下降2
      ≤10%基本稳定3
      FL>30%显著下降1
      10%~30%下降2
      ≤10%基本稳定3

      表 1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

      Table 1.  Evaluation system of fishery resources carrying capacity in coastal waters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一级指标
      primary indicator
      评价阈值范围
      evaluation threshold range
      评价结果
      evaluation result
      F1F1>2.5基本稳定
      1.5<F1≤2.5呈下降趋势
      F1≤1.5显著下降
      F2F2>2.5基本稳定
      1.5<F2≤2.5呈下降趋势
      F2≤1.5显著下降

      表 2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指数和鱼卵仔稚鱼指数分级评价标准

      Table 2.  Graded evaluation criteria for swimming animal index, and fish spawn and larvae index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评价阈值范围
      evaluation threshold range
      评价结果
      evaluation result
      F>2.5海洋渔业资源可载
      1.5<F≤2.5海洋渔业资源临界超载
      F≤1.5海洋渔业资源超载

      表 3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综合承载指数分级评价标准

      Table 3.  Graded evaluation criteria for comprehensive carrying index of fishery resource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 2012—2016年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年际变化介于60.98%~67.57%,呈先降低后趋于稳定的变化趋势,2012—2013年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由67.57%降低至61.36%,2013~2016年变化幅度较小,趋于稳定状态(图2)。

      图  2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年际变化

      Figure 2.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in proportion of catch economic specie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 2012—2016年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和平均尾数密度年际变化分别为345.93~1 415.22 kg·km−2、(18.379~166.949)×103 尾·km-2,平均资源密度变化趋势和平均尾数密度变化趋势大致相同,均呈先降低后升高再降低趋势,2015年平均资源密度和平均尾数密度升至最高,2016年降至最低(图3)。

      图  3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和平均尾数密度年际变化

      Figure 3.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average resource density and average resource mantissa density in catches in coastal waters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 大鹏半岛沿岸海域鱼类营养级水平以中级肉食性和高级肉食性为主,2012—2016年海域内高级肉食性鱼类种类比例总体上逐年减少,中级肉食性鱼类种类比例逐年增加(图4)。2012—2016年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平均营养级指数年际变化变化为3.07~3.77,呈先降低后升高的变化趋势,2012—2015年下降,在2015年降至最低(3.04),2016年上升至3.41 (图4)。

      图  4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平均营养级指数年际变化与各营养级水平鱼类种类所占比例

      Figure 4.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average trophic index and proportion of various trophic levels fish species of catches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 2012—2016年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获物群落多样性指数年际变化为2.17~3.55,呈先升高后降低再升高的变化趋势,2012~2013年升高,升至最高,2013—2015年逐渐下降至最低值2.17,2016年再上升至3.36 (图5)。

      图  5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群落多样性指数年际变化

      Figure 5.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community diversity index of swimming animal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 2012—2016年大鹏半岛沿岸海域鱼卵密度年际变化为 (73.71~643.81)×10−3 粒·m−3,总体呈先升高再降低的变化趋势,2013年升高至最大值(643.81×10−3 粒·m−3),2013~2015年显著下降,2015年下降至最低值(73.71×10−3 粒·m−3图6)。

      图  6  深圳大鹏半岛沿岸海域鱼卵密度和仔稚鱼密度年际变化

      Figure 6.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fish spawn density and larvae and juvenile density in coastal waters of Dapeng Peninsula, Shenzhen

      2012—2016年大鹏半岛沿岸海域仔稚鱼密度年际变化为 (7.29~40.5)×10−3 尾·m−3,总体变化趋势为先降低后升高再降低,2012—2013年仔稚鱼密度显著下降,2014年略有升高,2014—2016年持续下降,2016年下降至最低值(5.93×10-3尾·m-3图6)。

    • 大鹏半岛沿岸海域2016年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ESN)为62.79%,2013—2015年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平均值(ESA)为61.22%,ESNESA相比较增加了1.57%,表明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呈基本稳定状态,渔获物经济种类变化指数(ES)赋值为3。

      2016年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和平均尾数密度平均值分别为345.93 kg·km-2和18.74×103 尾·km-2,2013—2015年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和平均尾数密度平均值分别为1 261.05 kg·km-2和140.16×103 尾·km−2。2016年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指数与2013—2015年WCPUE为72.57%,2016年渔获物平均尾数密度指数与2013—2015年NCPUE为86.63%。TCPUE为79.6%,TCPUE大于30%,表明主要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显著下降,TCPUE赋值为1。

      2016年TLN为3.41,2013—2015年TLA为3.43,∆TL为0.02,∆TLTLA之比为0.68%,小于等于3%,表明海域渔获物营养级基本稳定,CTL赋值为3。

      2016年$ H_N^{'}$'/>为3.36,2013~2015年$H_A^{'} $为3.02,$ H_N^{'}$'/>$ H_A^{'}$相比较增加了0.34,表明群落多样性呈基本稳定状态,SDI赋值为3。

      综合ESTCPUECTLSDI赋值结果,游泳动物指数(F1)为2.5,1.5<F1≤2.5,表明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指数呈下降趋势。

    • 大鹏半岛沿岸海域2016年FEN为121.06×10−3 粒·m−3,2013~2015年FEA为383.28×10−3 粒·m−3,∆FE为262.22×10−3 粒·m−3。∆FEFEA之比为68.41%,大于30%,表明鱼卵密度显著下降,FE赋值为1。

      2016年FLN为5.93×10−3 尾·m−3,2013—2015年FLA为9.35×10−3 尾·m−3,∆FL为3.42×10−3 尾·m−3。∆FLFLA之比为36.57%,大于30%,表明仔稚鱼密度显著下降,FL赋值为1。

      综合FEFL赋值结果,鱼卵仔稚鱼指数(F2)为1,F2≤1.5,表明大鹏半岛沿岸海域鱼卵仔稚鱼指数显著下降。

    • 综合F1F2计算结果,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综合承载指数为1.9。根据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综合承载指数分级评价标准(表3),当1.5<F≤2.5时,表明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临界超载。

    • 大鹏半岛沿岸海域2012—2015年ESA为62.81%,∆ES为0.02%,∆ESESA之比为3.18%,小于5%,表明渔获物经济种类呈基本稳定状态,ES赋值为3。

      2012~2015年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和平均尾数密度平均值分别为1 271.07 kg·km–2和143.49×103 尾·km–2。2016年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指数与2012—2015年WCPUE为72.78%,2016年渔获物平均尾数密度指数与2012—2015年NCPUE为86.94%。TCPUE为79.86%,大于30%,表明主要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显著下降,TCPUE赋值为1。

      2012—2015年TLA为3.52,∆TL为0.11,∆TLTLA之比为3.06%,介于3%~5%,表明海域渔获物营养级下降CTL赋值为2。

      2012—2015年HA为3.03,HNHA相比较增加了0.33,表明群落多样性呈基本稳定状态,SDI赋值为3。

      综合ESTCPUECTLSDI赋值结果,F1为2.25,1.5<F1≤2.5,表明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游泳动物指数呈下降趋势。

    • 大鹏半岛沿岸海域2012—2015年FEA为349.42×10−3 粒·m−3,∆FE为228.36×10−3 粒·m−3。∆FEFEA之比为65.35%,大于30%,表明鱼卵密度显著下降,FE赋值为1。

      2012~2015年FLA为17.14×10−3 尾·m−3,∆FL为11.21×10−3 尾·m−3。∆FLFLA之比为65.40%,大于30%,表明仔稚鱼密度显著下降,FL赋值为1。

      综合FEFL赋值结果,F2为1,F2≤1.5,表明大鹏半岛沿岸海域鱼卵仔稚鱼指数显著下降。

    • 综合F1F2计算,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综合承载指数为1.75。根据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综合承载指数分级评价标准(表3),当1.5<F≤2.5时,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临界超载。

    • 渔业资源承载力不仅受渔业资源自身动态变化影响,还受环境、人类活动和社会现状等外界因素影响,但外界因素对渔业资源承载力的根本影响是由渔业资源本身属性的变化体现的,例如海域内物种数减少、多样性降低、鱼类小型化和低龄化、渔获量下降等[9]。因此,本研究所构建的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除了选取《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15]中要求的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渔获物营养级状况、鱼卵和仔稚鱼密度指标外,另增加主要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指数、群落多样性指数2个指标。渔获物经济种类比例反映由捕捞强度引起的主要经济鱼类资源变动,同时也指示海域渔业生物群落组成变化情况[19];渔获物营养级变化是因渔业捕捞和环境等因素影响渔获物种类随时间变化而产生的,能较好地指示区域海洋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稳定性,可以作为渔业可持续性的指标[16,20];鱼卵和仔稚鱼是鱼类生长发育的重要阶段,其数量和组成变化直接影响渔业资源补充群体的数量和结构[21-22],选取鱼卵和仔稚鱼密度作为评价指标必不可少;主要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变化情况可指示由海洋环境恶化和过度捕捞等因素导致的主要鱼类渔业资源量下降甚至衰竭的变化情况,是评价渔业资源不可或缺的指标[9];群落多样性可表示群落的生物种数和各物种个体数构成的种群结构特征,是群落稳定性的重要保障,是评价渔业生物群落结构稳定性的重要指标[23-24]

      评价指标体系中各指标赋值的承载阈值和各指标权重是影响渔业资源承载力结果的关键因素,在渔业资源衰退的大背景下,当前的超载阈值不适合再用最大持续产量确立,承载阈值和指标权重的确立需符合当下渔业资源状况和渔业管理目标,承载阈值和指标权重的确立是当前研究的重点、难点问题[25]。本研究评价指标体系承载的阈值和指标的权重采用《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15]中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方法中的阈值和权重,对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进行评价,其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结果为临界超载。余景等[13]、张露等[1]研究表明,2012—2015年大鹏半岛海域渔业资源呈下降趋势;郭建忠等[26]研究表明,近30年来大亚湾鱼类资源数量呈显著下降趋势,与本研究评价结果一致,表明本研究对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的评价结果与实际情况相符,建立的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指标体系具有较好的适用性。

    • 《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试行)》[15]关于渔业资源承载力的评价采用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数据与近3年数据的方法比较,国内相关研究多采用这种3年比较法[9]。本研究采用2016年数据与近3年(2013—2015年)数据比较、2016年数据与近4年(2012—2015年)数据比较2种方法,对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进行评估,其所得评价结果一致,均为游泳动物指数呈下降趋势、鱼卵仔稚鱼指数显著下降,渔业资源承载力已临界超载。表明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估采用近海渔业资源监测调查数据与近3年或与近4年数据比较法均可行。但在评价过程中,CTL赋值存在差异,与近3年比较,海域渔获物营养级呈基本稳定状态,CTL赋值为3;与近4年比较,海域渔获物营养级下降,CTL赋值为2。本研究结果中,大鹏半岛沿岸海域高营养级的高级肉食性鱼类种类数量总体上逐年减少,相对较低营养级的中级肉食性鱼类种类数量逐年增加,本结果表明选取近4年渔业资源数据比较评价的鱼类营养级变化状况更符合实际情况。因此,在有多年渔业资源监测数据情况下,可选取近4年或更多年的渔业资源监测数据对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进行评估,使得评价结果更为可靠。

    • 大鹏半岛沿岸海域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结果为临界超载,从各指标变化情况看,渔获物经济种类和群落多样性指数呈基本稳定状态,海域渔获物营养级下降,渔获物平均资源密度和鱼卵密度、仔稚鱼密度显著下降。这与大鹏湾、大亚湾附近的过度捕捞、沿岸的海洋工程建设和临海工业发展密切相关。据统计,1989—2015年期间,南海区海洋捕捞产量增长了78.24%[27],研究海域及附近海域捕捞能力严重超过其最适捕捞量,处于过度捕捞状态。余景等[13]、张露等[1]对大鹏半岛海域渔业资源研究表明,由于对经济价值高、个体大、生长缓慢的鱼类捕捞强度较大,而对经济价值低、个体小、生长快的种类捕捞强度较小,导致研究海域个体较大、营养级较高的鱼类减少,主要群体大都由生长速度快,性成熟年龄较小,生命周期短,营养层次较低的小型鱼类组成。过度捕捞使得渔业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改变,是导致海洋渔业资源密度和鱼类营养级状况下降的主要原因[28]。同时,过度捕捞也是导致海域内资源密度和鱼卵、仔稚鱼密度显著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29]。大鹏半岛沿岸海域及其附近海域过度捕捞使得海域内资源密度、鱼卵、仔稚鱼密度显著下降。此外,大鹏半岛沿岸的围填海等工程建设和临海工业的发展使得海域悬浮物、污染物增加,对大鹏半岛沿岸海域生物栖息环境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导致鱼类资源量下降,鱼卵和仔稚鱼密度显著下降[30]

      针对大鹏半岛渔业资源承载现状,建议进一步加强海域渔业资源监测调查和渔业资源承载力评价预警,为推进渔业资源修复保护和增殖养护提供技术支持。

参考文献 (30)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